当前位置:首页 > 民俗习俗

《中阴救度法》:四川各地藏族的葬礼习俗

发布时间:2019-12-24 19:29:44浏览量:

一、天葬

当人死停放和念经期满以后,有专门的背尸人把尸体背到天葬场。天葬时一般是不允许旁人看的,有的天葬场有一块大而平整的岩石,有的天葬场仅是一堆石块,有专门从事天葬的僧人。

天葬场周围因天葬的人多了,新旧参杂的经幡在四周习习翻卷,把天葬台环抱在中间。背尸的人早已离去,只剩下天葬师孤零零地守在尸体旁边,他举起海螺,朝天空呜呜地吹响,那海螺声在空旷的原野上传得很远。然后,他燃起柏烟,摇动铃鼓,开始为死者诵念超度经。随着浓烟升入空中,远方出现了一个、两个黑点,渐渐飞近了,是两翅展开足有两米以上的鹰鹫,它们盘旋而下,落在天葬台离死尸和天葬师不远的地方,一声尖唳,仿佛在同天葬师打招呼,紧随大雕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乌鸦,纷纷落在天葬台周围。

天葬师念完经以后,才从容不迫地揭去盖在死尸身上的毡子,根据死者的情况,在背上先用尖刀划出十字或者划×,或者横竖划出方格,然后再顺着肩部和臀部长长地拖出一刀。当这些仪式做完以后,从死者的背部割下一片肉来,扔给鹰鹫,这是可以吞食死尸的命令。鹰鹫和天葬师配合十分默契,天葬师没有扔出那片肉之前,鹰和乌鸦都停在周围耐心地等待着,一旦天葬师站起身来扔出那片肉,鹰和乌鸦便扑击着翅膀冲向死尸。一会儿功夫,就只剩下一副骨架。天葬师把骨头砸碎,拌上糌粑,扔给老鹰和乌鸦。一个人死后留下的躯壳便整个儿从地球上消失了。

这种天葬的习俗,在前面所引的古书上记载,来自顿逊国,即印度。这种说法在藏族中普遍流行。

在古印度传说中,有一则传说称:国王鸟希纳拉笃信宗教,慈悲为怀。天帝因陀罗和火神阿耆尼变成鹰和鸽,试验鸟希纳拉是否真如传说中的那样仁慈。这则故事就是有名的《舍身贸鸽》。当鸟希纳拉为了拯救鸽子,答应鹰的要求,把自己遍体的肉都割完,只剩下一副骨架时,天帝变成的鹰才显露出本相,告诉鸟希纳拉:“国王呵,我们到这里来,就是要试一试你那仁慈的心,你的忠厚和仁慈,正如传说的那样,你将升入天堂!”

引用这则故事,是想说明天葬并非像一些人所说的,是因为青藏高原天寒地冻,又缺少木材,无法土葬,也没有条件火葬,不得已才使用的方法。事实上藏区是著名的川西北林区,河谷地带土质极好,无论火葬、土葬都极方便,唯一的解释就是出自宗教的原因。

但是大朗陵园天葬并不是死者要借鹰的翅膀把灵魂带上天界。在藏族的丧葬文化中,灵魂和躯体是两个各自独立存在的概念,无论是藏族原始宗教本波教对死亡的认识,或者藏传佛教信徒对死亡的解释,都把灵魂和躯体截然分开来对待的,我们介绍完几种丧葬仪式后,再详细介绍对待灵魂的态度,天葬把尸体喂鹰,只不过是这个死者的最后一次施舍,灵魂已经离去的躯壳,就像一件穿破了的衣服,是没有什么用处的,让它喂鸟,就是发最后一次慈悲,仅此而已。现在,四川藏区已基本上不实行天葬了。

二、火葬

火葬是四川藏区最普遍的丧葬方式。

当人死之后,请喇嘛念经,扯索卦,确定了采用火葬仪式之后,便把死者运到火葬场。马尔康、金川、小金、理县一带一般都不举行复杂的葬仪,火葬一般就在平旷的山坡上堆上柴禾,把死者放在柴堆上,浇上酥油焚烧。有些地方也有比较固定的火葬场。较为固定的火葬场依山坡形成的坡坎,挖有一个马蹄形火坑,上面横一直径约20厘米的木头,便于让死者匍匐在上面,而且烧起来也容易些。

火葬一般在傍近天黑时进行,到天明时,基本上就完成了一个人的火葬过程。剩余的骨灰,处理方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把骨灰扬弃到山坡上,一点也不保留下来;一种是用一个陶罐盛着,再进行一次土葬。

为了帮助死者灵魂解脱,迅速得到超度,要为死者“打擦擦”。“打擦擦”一般在三四月间。所谓“打擦擦”,就是用粘土和上骨灰,或者只用粘土和成稀泥后,用寺庙中专门准备的铜模,做成印有经文的坯子,阴干后就成了“擦擦”。“擦擦”有大有小,大者直径达一尺,小者只有拇指般大小。在刚脱模的“擦擦”中心,要放三颗青稞,代表心。阴干后的“擦擦”,可以寄放在寺庙中,也可以放置在岩穴中。具体打多少“擦擦”,则要请喇嘛念经扯索卦,一般打单数不打双数,多的可以打到数百上千。“擦擦”不单为死去的人打,活着的人也可以打。如果觉得在过去的一年或者当年办事不顺利,家中常出灾祸,或者本人久病不愈,可到寺庙请喇嘛念经后,“打擦擦”。这种“擦擦”具有做功德的意义。

马尔康小水沟一带的藏族,火葬的那一天,每家的门口要挂一只筛子,一把镰刀,据说筛子眼代表众多的眼睛,铁器则能避邪。当死者尸体经过村子到火葬场去时,那些不愿离去,还在窥机会想窜进屋子的鬼魂,在众多的眼睛的监视和镰刀这种有杀气的镇邪物的镇压下,就不敢进屋子,只好无可奈何地随躯壳去火葬场。

如果认为筛子和镰刀还不足以阻挡鬼魂,死者家庭就要送念过咒经的泥塑武士骑马、射箭俑和九级塔放在大门顶。武士俑叫做“学不得”,在奔腾的马背上张弓搭箭的武士,守卫在大门顶上,随时准备射杀敢于窜进门的鬼魂。如果鬼魂连武士都不怕,则有叫做“达庸”的九级镇压之塔,把窜来的鬼魂镇压在塔下,永世不得进入轮回之道。

村寨里有如此严密的警戒措施,鬼魂只好垂头丧气地依附尸身到火葬场。

在火葬场预先挖好的坑上,搭着两根木头或铁棒,把死者扶成坐姿安放在上面。然后再围着尸体搭架木柴,把尸体遮盖在木柴下面,在木柴上浇溶化了的酥油,喇嘛不停地念经,在柴堆上挂经幡和红布条,安慰和引渡死者的灵魂。最后点燃柴堆。据说把死者埋在柴堆下面,从外面点火,就不会把灵魂烧着了,灵魂才不会感到痛苦,烧着的只是躯壳。

骨灰一般都要实行复合葬,或倾入河中,或埋进土里,修一个很小的坟墓。

火葬仪式较为隆重的当推黑水地区的藏族。

死者临终,必须请一位喇嘛抱着,如果来不及请喇嘛,也必须请本寨子的一位男人抱着。也即是说,死者必须死在别人的怀抱里。为了让死者的灵魂能顺利地离开躯壳找到正确的路径,要给死者准备一盏酥油灯。一旦死者断气,就把酥油灯放在他的左手心,让死者握着,以便照亮他的灵魂出走之路。

人死了以后,用浸泡过柏枝、甚至麝香的温水擦洗死者全身,嘴里放进银子或珊瑚,给死者手心、脚心裹上白羊毛,在脸上盖一方印有经文的白布。再把死者手脚收拢成胎儿在母腹中的形状,用长约一丈五尺的白布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放进一个木箱里。随同死者一起装进木箱的,还有柏枝、青稞、小麦、麦草等一类物品,然后停放在经堂里。

尸体一般要停放7天至49天,这要看是夏季还是冬季,也要看家庭的经济状况。夏天只停放7天,冬季一般要停放14天。一旦尸体停放在经堂里以后,就必须日夜有和尚陪伴和不停地念经,而且,专替死者指路用的两盏酥油灯白天黑夜都不能熄灭,而亲戚朋友则每晚轮流替死者在经堂内点108盏酥油灯。

死者停放期满的头一天,死者亲属要请众多的喇嘛念超度经。经济条件差的,最少也要请八个,经济条件好的,可以请几十个念经的喇嘛,而且以请到活佛最好。除了念经之外,当晚全寨的男女乡邻都要到死者家送礼和守灵。人们轮流到经堂向死者告别,替死者诵念“唵嘛哩叭咪哞”六字真言或“唵嘛芝嘛吔萨来德”八字真言。这一夜大家都十分悲痛,这是同死者最后诀别,既要安慰死者亲属,也要祝愿死者平安走进另一个世界。

送的礼品中,除了大量的猪膘、咂酒、酥油、馍馍之外,就是每户人送一杆麻哩旗,那是第二天在火葬场插旗用的。

当夜,男人家便留在死者家里,通宵守护和喝咂酒。

第二天,不等太阳出山就要出殡,送葬的除了家属及亲友外,就是全寨子的男子。除了圆寂的活佛出殡需四人扛抬外,一般死者只由一位男子把木箱背到火葬地。

送葬的队伍出发了,走在最前面的人举着一面印满经文的白旗,导引着整支送葬队伍,紧随其后的是三支用细木片捆成,并浸满酥油的火把,熊熊燃烧的火把照亮了到另一个世界的道路,不至于使刚离开躯壳不久的死者灵魂迷路。火把的后面就是死者和送给死者、并要在火化场一道火化的馍馍、咂酒、猪肉等祭奠的物品,以后才是死者的亲属和送葬的人。

到了火葬场,并不立即火葬,而要举行一定的仪式。

把死者从木箱中取出后,将木箱当做支撑依靠物,把捆着死者的白布解开,让死者站立着,双手分开侧平举起,重新给死者穿上生前最喜爱的衣帽。当然,要区分是夏季还是冬季,根据季节穿戴冬装或夏装,完全把死者当做只是小别的活人看待。这些仪式完成后,亲属及大部分送别的人离开火葬场,回到死者家里,一直等到下午太阳偏西的时候,才又回到火葬场同死者作最后一次告别。

火化开始了,喇嘛们念起了经文,在场的人虽不能跟着喇嘛念经,但都小声诵念六字真言。喇嘛诵完一段经,点燃了淋过酥油的柴堆,帮忙的村民便开始向参加火化仪式的人们分发针、线、红布衣领和猪膘、馍馍及炒熟了的豌豆、葫豆。除了亲属在火化仪式开始不久就离开火葬场回家外,男人们就在火葬场搭起帐篷,生上篝火陪同死者过夜。大家边喝咂酒边闲谈,并没有悲戚的成分,因为他们认为人死只是人在世间轮回中的一个阶段罢了。

火化以后的骨灰也不收回,不过,在火化以后要连续三天在火化场燃起一堆火,让火陪伴化作骨灰的死者。人死49天以后,还要请喇嘛念一两天经,正式把死者的灵魂送往去极乐世界之路。据说死者在死后的49天中,灵魂一直在四处徘徊。

小黑水的地方,人死亡后并不装进木箱,只是换上崭新的衣裳,帽子必须是舅舅送的。当确定火葬时期之后,到那天不等天亮,就要把死人送到专门的火葬地,安置在特制的木架子上,然后全部送葬人都要回到死者家中接受死者家属的盛宴招待。直到中午,全寨的男人们便举枪向天砰砰地鸣放朝火葬地进发,女人们则放声痛哭。到了火葬地,把死人从木架上抬下来,扶在一匹预先准备好的马背上,表示死者骑上了通往天国的宝马。稍骑片刻,又把死者放回木架上,有人立刻将马狠抽几鞭,任随马儿奔跑,人们还要朝马奔跑的方向朝天鸣枪。在这些仪式完成之后,才对死者进行火化,而死者骑过的马一般要送给念经的喇嘛。

很明显,黑水藏族的葬俗,包含着许多古代藏族本波教丧葬仪式的遗迹。在敦煌古藏文写卷中,记载着古代藏族的丧葬仪式。本波教认为,人死亡后,有两个世界在等待着他。一个世界是美好的,可以让人和动物死后在这个世界中继续过安乐和富足的生活,而另一个世界却充满痛苦和黑暗。当人在世间乐土度完自己的一生之后,完全可以穿过那个黑暗世界,进入另一个极乐世界。但是,要穿过这个充满饿鬼的黑暗世界,光靠人的力量是无法办到的,这就需要献祭动物帮助死者迅速通过黑暗和痛苦的世界,或者把陷入黑暗和痛苦世界的死者灵魂赎回。于是,古代藏族在埋葬死者之前,就有一项献祭宝马的仪式,也即把死者扶在马背上,象征着宝马将驮着死者迅速穿过黑暗世界。

这种仪式,与黑水瓦布梁子(当地称赤叶瓦苏山)的火葬又有区别。

人死之后,捆成母腹中的屈肢状,装进木箱里,请喇嘛念经。送往火葬地时,由按规矩轮到的那一家人出一个男子负责背棺。全寨子的每户人家都要轮流背棺,是这里的特殊风俗。一户死了人,被视为全寨子的事,全寨子都要出动帮忙,这显然是氏族部落的遗风。

死者在火葬地被安置在预先架设好的柴堆上。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柴堆上设有一条板凳,死者成坐姿安在板凳上,并用木板在死者身后的棺木顶上搭成人字形房顶,当地人称为死者的棺房。棺房顶上戴一顶死者生前的帽子,棺木上披一件死者生前的衣服。实际上棺房就成了死者的替身。火化前要杀一只羊,把羊头祭供给死者,把煮熟的羊肉分割成碎块,由参加火葬的人分食。火葬时把死者连同棺房一起烧掉。火葬完成以后,参加火葬的人要从预先在村口燃起的三堆大火上跨过,祛除依附在参加火葬的村民身上的秽气和可能跟随村民返回村子的鬼魂。参加火葬的人跨过三堆大火,用点着的柏枝在身上指绕,再次祛除邪气。

值得注意的是,瓦钵梁子的火葬习俗同样保留了藏族古代本波教时期的古老习俗。

本波教《十万龙经洁本》所载的丧葬仪轨,及敦煌写卷本p.j1042号中,都有关于向死者献供“遮庇羊”的做法,其意义在于用羊“遮庇”死者灵魂,以便他在通过死人国时,能借助羊的遮庇,躲过鬼怪的骚扰。

这种保留有献羊的祭供丧葬法,不但在嘉绒藏区已较少见到,就是在整个青藏高原也是罕见的。之所以在这里还能保留下来,大概是因为太偏僻、太边远的原因。

至于那种搭棺房作为死者替身火化的习俗,更是古老的本波教对死亡认识的一种古老做法,后来也为藏传佛教所沿用。这种焚烧替身的仪式,最早是本波教用纸做成死者的脸,并写上死者的名字,连同死者一起烧掉。后来藏传佛教则只在年关举行的驱除邪恶的仪式上焚烧替身。但它们的意义却是一样的,即把死者的所有恶行都推到替身身上,这样死者就可以逃脱他死前一切行为的后果,顺利到达本波教理想中的天国或佛教的极乐世界。

三、水葬

在四川葬区,水葬习俗也较盛行。

人死之后,一旦确定水葬,先请喇嘛在家中念了经以后,就把死者装进木箱之中。有的地方不装木箱,如同火葬前一样,把死者手脚收拢,用麻布或白布捆成母腹中的形态,放置在经堂里。请喇嘛念一至三天经,然后,请帮忙的人用背兜或木箱背到较为固定的水葬河边,喇嘛也要跟随前去。

水葬的地方一般都选在水深流急的地方,冬季如果水小,还要暂时把死者尸体放置在河岸,等到小组长涨水时,再把尸体冲走。

马尔康草登地区实行水葬时,先用红布包裹尸体,送到河边,由喇嘛念完经后,先用铁锤敲砸尸体,把周身骨头砸碎后,再解开红布,用刀把尸体碎割成小块扔进河里。

水葬的地方一般都较僻静,水葬之后,就在河岸插几杆嘛哩旗。

儿童一般实行水葬,但不装在箱子里,只用白布或麻布缠裹,请人帮忙送到河边,投入水中就行了。

水葬因为对水源有污染,现在除偏僻地方对儿童实行水葬外,一般都不再水葬了,所以,这种习俗正逐渐被淘汰。

四、塔葬

嘉绒藏区在历史上主要信仰本波教,所以,早期是没有塔葬习俗的。塔葬习俗是藏传佛教传入以后的事。

塔葬只有活佛和少数德高望重的喇嘛才可享用。活佛和大德高僧圆寂以后,一般先火化,把火化后的骨灰葬在佛塔中。也有个别高僧保留肉身,安置在佛塔中。比如著名藏传佛教格鲁派高僧查柯·阿旺扎巴,先去拉萨宗喀巴处学习,后来回到四川藏区传播格鲁派藏传佛教,据说在安多地区和嘉绒地区先后修建了108座寺庙,圆寂后身体缩小到只有两岁的孩童大小。当地人为了纪念他,保留他的肉身,装进佛塔,安放在马尔康境内的查果寺内。

佛塔集中体现了藏传佛教水、火、土、风四界观念:底层的台阶叫做趣悟阶路,代表泥土;复钵状的塔身也叫塔瓶,代表水;塔瓶上较小并有许多层次的部份叫做火锥,代表火;顶部的新月形部件代表风,日形部件叫气托,代表精神或灵气。高僧的灵骨或肉身放置在佛塔中,即表示高僧永远处于不死不灭的生命之轮中。

五、土葬

以前四川藏区并没有土葬的习俗,后来实行土葬是受汉文化影响的缘故。

一般来说,藏族只对那种意外死亡或者某种疾病像麻疯病死亡的人才实行土葬。土葬地点选在河岸或偏僻之处,意在不让它们的灵魂再次转生危害他人,相信土葬后,死者的灵魂就永远禁闭在地狱中了。

但是,由于清乾隆时期,强行把中原地方的儒教文化取代当地的民族文化,在丧葬中也出现一些有违于当地习俗的现象。本来被嘉绒藏族认为最低级的土葬,却用于大德高僧。藏族从无给坟墓立碑的习惯,大德高僧的墓前也赫然立起了高达两米的墓碑。比如广法寺历代高僧,都是土葬并立有幕碑的。

实际上,嘉绒藏族在历史上实行过一种类似土葬的洞穴葬。

人死之后,把尸体送到离家较远的洞穴中,外面再砌上石块。这种洞穴葬起始于嘉绒藏人对天花、麻疯一类死亡和传染率极高的疾病的惧怕心理。

清人记载:“夷人终身不出痘,间有一二患此者,辄裹数月糗粮,弃置荒僻岩洞中。父母兄弟曾不一顾,惧传染也。以故患痘症者十死七八。幸而获免蹁跹以归,举家欣庆。”事实上一旦有人患了天花之类疾病,把他送到岩洞中,就等于是未死就替他选好了墓穴,死后家里的人也不再去重新埋葬。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洞穴葬的习俗。至今,一些地方对儿童还实行这种丧葬方式。但不是选择现成的岩洞,而是在坡坎处掏挖一个洞穴,把死者送入洞穴后,外面再用泥石封严实。

小金县别思满一带地方,普遍实行土葬。但只有守备死了才能用棺木,百姓只能用木箱。木箱很短,死尸不能平放,人刚死就要用绳索捆成胎儿在母腹中形状。已不能弯曲的尸体,用刀砍断骨关节,再装入箱内,埋葬时木箱要立着放入坑穴。所以,这种木箱叫作立棺,就是“千总”、“头人”死了也只能用立棺,而不能用正式的汉制棺材。牧人死了则连立棺也不用,只用毪衫裹着埋进泥土,叫做“软埋”。

理且藏族近代则普遍使用土葬,这是因为理县改土归流较早,加上与羌族、汉族居住地相邻或互为杂居,受汉族和羌族丧葬文化影响较大,所以,虽然人死亡后,还保留着必须请喇嘛念经、插嘛哩旗等习俗,但却使用较多的汉族丧葬仪式。这是一种汉、藏结合形式的葬礼,大致过程是这样的:人死以后,即请全寺的喇嘛为死者念超度经,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请全寺的喇嘛,要根据死者的地位和家庭经济条件,贫穷百姓只请得起一两个喇嘛,我们这里介绍的主要是家庭经济条件较好的。念经以7天为一期,少则念天,多则念49天。念经分两个阶段,第一个7天念经,是指引死者沿着正确的方向顺利踏上去西天之路,当地人借用汉族的礼制,也叫做“开路”。第一次念经不必请所有的喇嘛,只需要部分喇嘛就行了,但“开路”的喇嘛地位较高,一般要请有“格西”学位的大喇嘛。第二次念经是紧接着第一个7天以后,死者亲属要用十分虔诚的态度厚待喇嘛们,并且要向寺庙布施一次。念完经要按喇嘛的等级付给报酬,一般是每个喇嘛一块银元、一斤猪膘、一个大馍馍,一般扎巴则减半。现在以人民币结算,付10元或5元现金。

最奇特的是理县藏族实行一种叫做“打葬”的仪式,即由母舅到死者打滥门窗桌凳。

母舅在藏族家庭中有很高的地位,在丧葬习俗中,也扮演十分特殊的角色。黑水丧葬仪式中,母舅起着重要作用。而在理县的丧葬仪式中,母舅更加展示了他至高无上的权威。家中死了人,首先要飞马向母舅报丧,母舅立刻带着亲戚们直赴死者家。死者家庭全部出大门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迎接母舅。女眷们互相哀哭丧亲之痛。而母舅则气势汹汹,对跪在地上的死者亲人大声斥骂。斥骂够了,大步跨进大门,用手中的木棍对着门、窗、墙壁、桌凳一气乱打,往往咂断窗棂,打破门板。死者亲属是不敢阻拦的,一直要等到母舅出够了气,闹腾够了,才能请示对死者的丧葬办法。母舅则提出各种苛刻要求,往往死者家三五天或十多天忙得不可开交。当然,大多数母舅还是通情达理的,并不对死者家属过分为难,这就要看这户人家与母舅平素所处关系如何了。

凡是请了寺院全体喇嘛念经的,必须向寺庙作两次布施,第一次是请时上布施,第二次则相当于付工费,一般要布施80两或50两银子,至少也不能低于50两。并要把死者头发送到寺庙中“打擦擦”。

理县土葬所使用的棺木,与汉族的完全一样。

金川绰斯甲土葬是不用棺木的,把死者四肢曲为母腹中状态,用绳索捆绑,用坐姿埋进土坑内,垒上坟头后,插上嘛哩旗就算完成了葬仪。但特别注重插嘛哩旗,一些人在未死之前就亲自到坟地为自己插嘛哩旗,以了却心愿。绰斯甲土葬比较讲究坟地,一个房名有一处墓地,这一房名的人死后,祖祖辈辈都归葬在这里。

藏族还有一种特殊的丧葬仪式,如果死者是一位英雄式的人物,或者被部落一致公认德高望重的贤能人士,其尸本是要保存的。一般制成干尸,存放在寨楼最顶层的房间里,世世代代供奉起来。这种习俗,是祖先崇拜的遗风,现在已基本上绝迹了。

另有一种葬俗,即家中老人如果四世同堂才逝世,那么这位老人的遗体就要在家中保留下来,其方式是在住房的下层单独僻出一块地方,用天然片石组合成石棺,或卧、或坐、或站立姿式,把老人的尸体装进石棺内,然后用沙子复盖。用沙子复盖和用石棺装殓死者尸体,是表示死者与所崇拜的山神同在,表示未沾泥土,与地狱绝缘。四世同堂而去世的老人,已经跟神灵无异了,他会永远伴随着这一家人,并保护他们。有的人家也有把死者用石棺埋在山上的,意义跟埋在家里一样。这种习俗,也是祖先崇拜的一种形式。

六、丧葬中的禁忌

1.家中如果死了人,未安葬以前,不能到别人家去串门作客,因为死者周围充满了饿鬼,而且会依附在死者家属的身上,到了别人家里,鬼魂也会被带去。

2.因生小孩不幸死去的妇女,必须火葬,不然,产妇身体发红,另一个世界不会接纳。对因难产而死的妇女,必须念三天超度经,重新更换衣服,最后火葬。

3.开春下种到秋天收割庄稼前不能进行火葬。在这个期间火葬,会惹山神生气,种下的庄稼就要遭虫害和雹灾。所以,只能选择其它丧葬方式。非要火葬不可的,也必须先土葬或厝置尸体,等到可以火葬时,再行火葬。

4.凡是在丧葬中使用过的刀、锄等工具不能拿进屋,有的送给帮忙的人或喇嘛,有的就扔进河里。这些工具带进了屋子,就会带进不吉利。

5.一些地区由于受汉族文化影响,也不准把死在外面的人抬回家里,更不容许外人死在自己家里。 

标签:大朗陵园   成都温江大朗陵园   大朗陵园公墓价格   大朗公墓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 大朗陵园养备动时天不能病: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
  • 成都大朗陵园坐东朝西是风水选择的第一方向!
  • 成都大朗公墓价格:男性通用挽联
  • 大朗陵园经历的四川的丧葬风俗